不要告诉别人(珍爱网实名认证干嘛用)珍爱网实名制,女子称被珍爱网“实名认证对象”骗走200余万,起诉平台和账号所有者未严格监管当年花16万断骨,只为长高7.2厘米的李亚诺,如今与后遗症为伴,一室一厅出租,

茶道文化 nanfang 2023-11-27 10:38 16 0

近日,广东深圳的陈女士(化名)向红星新闻爆料,称自己通过注册珍爱网会员,在交友时被另一实名认证会员(后经证实使用该账号人员非账号原所有人)骗了200余万元事后,她向公安机关报警“珍爱网后台对客户信息没有严格审查及监管,且平台客服的多次回答确认对我进行了误导,以至于我对骗子放松了警惕。

”为此,陈女士向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提起了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的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珍爱网赔偿相应损失并承担相应的律师费用;同时,陈女士还将“过客”的账号原所有人辛某某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补充赔偿责任4月26日,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该案。

截至发稿,该案仍未宣判

↑创意配图 据图虫创意——①——珍爱网上“实名认证安和毫安用户”主动添加好友女子交友后被骗200余万陈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22年1月28日,她在珍爱网上注册了一个账号,并交纳了12个月的珍心会员费用,又于1月31日交了128元(6个月)的星级特权费用。

交这两项费用的目的,是为了能收到珍爱网平台上异性发来的信息并能回信息,“为了确保‘实名认证’的可靠性,我于2022年2月9日拨打了客服电话咨询此事,客服称珍爱网平台上的‘实名认证采用的是全国公安的实名认证系统’,所以我对珍爱网上的相关信息都特别信任。

”2022年2月17日下午两点左右,珍爱网上一昵称为“过客”的男士主动向陈女士发来问候据陈女士回忆,该男子在珍爱网上的资料显示标注“已实名”陈女士在注安和毫安册珍爱网时,经历了身份验证,且通过人脸识别后才显示“已实名”,所以她认为在珍爱网上实名认证的账户,其身份资料都是真实的。

交流过程中,“过客”主动向陈女士提供了微信号,表示自己很少登录珍爱网,希望以后能在微信上交流出于对平台实名认证的信任,陈女士同意了,此后双方以微信交流为主值得注意的是,陈女士表示,自己曾怀疑过对方的身份,但均被珍爱网的客服人员说服。

“我曾问过客服,为什么客户资料上显示有房有车,却不用上传房产证、行驶证进行审核?另外,显示的月收入为什么不用上传工资流水等? ”陈女士称,当时客服人员回复她房、车、工作单位、月收入等都有可能变动的,审核起来难于实施。

陈女士回忆,有一次“过客”称自己安和毫安在飞机上无法回复消息,但其珍爱网上却显示“在线”,客服则表示这是正常现象,“客服说是网站为了促进男女客户交流更频繁,所以客户只要一登录,就会连续24小时显示在线”最终,陈女士放下了对“过客”的怀疑,一步步陷进对方编织的“局”里。

“去年3月9日起,他(‘过客’)开始诱使我进行投资”“过客”自称金融行业从业人员,不能从事证券、指数等交易,让陈女士帮忙管理相关账号基于前期的信任,她开始注册账号进行投资,从2022年3月11日至3月19日,一共注入(转账)18笔,共计人民币两百多万元。

直到2022年3月19日警察联系上她,陈女士才知道自己被骗据陈女士提供的报警回执显示,2022年3月20日其向公安机关安和毫安报警“警方已经帮我追回了十几万元,但其他的钱款可能很难再追回”陈女士说,如今案件还在进一步侦破中。

而据其了解,对其行骗的“过客”并非珍爱网上注册该账号的原所有人,其账号疑为被盗账号5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尝试拨打珍爱网的公开电话咨询此事相关情况,均无法接通。

↑陈女士的报警回执 受访者供图——②——当事人将珍爱网告上法庭涉事账号原所有人称账号被盗“珍爱网后台对客户信息没有严格审查及监管,且平台客服的多次回答确认对我进行了误导,以至于我对‘过客’放松了警惕”为此,陈女士向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提起了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的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珍爱网赔偿相应损失并承担相应的律师费用;同时,陈女士还将“过客安和毫安”的账号原所有人辛某某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2023年4月26日下午,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该起案件庭审现场,陈女士方称,其为相亲交友而选择了比较著名的珍爱网婚恋交友平台,但在这一平台上的交友过程中,“过客”使用疑被盗用的辛某某ID号与陈女士建立联系。

陈女士称与“过客”持续交往期间,她曾出于担心会被欺骗,数次向珍爱网方电话求证“过客”注册的材料是否属实,但珍爱网没有严格落实实名制,也没有及时去核查“过客”使用的账号情况,只一味强调珍爱网的注册用户真实可信。

根据警方调查结果,与陈女士联系的ID号实际被犯罪分子利用,陈女士方面认为珍爱网存在重大的安全隐患疏于管理,“正是安和毫安基于珍爱网方以上种种过错,才直接导致了被诈骗巨额财产的事实”在法庭上,“过客”账号的原所有人辛某某也到庭出席。

陈女士方面认为,他作为珍爱网平台账号的拥有者,对自己所注册账户负有安全防护义务,应当避免自己及他人的利益因为自己的原因遭受损害,“本案中辛某某因为疏忽大意,没有及时发现账户被他人盗用或利用,或者发现被利用/盗用而没有报警,没有向珍爱网通知自己账户的异常,导致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

”对此,辛某某表示,自己于2017年6月25日注册了涉案账号,也进行过简单的身份认证,但从2022年3月以后便未再登录过,“我手机卸掉了珍爱网APP,但没注销账号,到现在已经没有使用过”辛某某说,由于相信珍爱网平安和毫安台,未登录账户时他并没有监管账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账号被盗用了。

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方则表示,陈女士同辛某某聊天不是珍爱网进行推荐,而是持有辛某某账户的“过客”主动与陈女士去进行联系且珍爱网APP的真心会员均有实名认证,“在2019年之前采取通过支付宝司法认证输入身份证及手机号码进行认证,2019年之后是根据国家的相关政监管要求进行人脸识别认证。

”珍爱网方强调自己尽到了安全管理业务,“对于平台的反诈骗工作开展,主要是通过在互动界面进行安全提示如果用户需要交换联系方式,需答对安全提醒题目之后才能结束”对于线上会员,珍爱网表示无法强制要求其提供流水收入明细等,只能在交友过程中,反复提醒会员安和毫安注意财务安全。

在法庭上,法官曾询问珍爱网方面,所谓的反诈提示是常态化宣传,还是针对陈女士的被诈骗风险做出的预警珍爱网工作人员表示为常态化的电话、短信提醒,并补充强调,所有用户在拨打客服电话时都会听到一段反诈宣传语对珍爱网方的说法,陈女士表示并不认可,称其与“过客”交流时,珍爱网平台并未出现过安全提醒题目,且对方发给她的身份证、照片等信息虽不是辛某某,但与其珍爱网上的资料相符。

截至发稿前,该案未宣判。红星新闻记者 罗梦婕 周炜皓 实习生 李佩欣责编 冯玲玲 编辑 郭庄

标签列表